当前位置:主页 > 课件下载 > 正文
对闺蜜不设防悲催了
发布机构:本站原创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2-01

  2015年1月26日,宜宾县公安局接到一名叫陈玲的女子电话报警,称自己家中失窃,丢失了数千元现金、金银首饰及银行卡和其他重要物件。案情重大,宜宾县公安局立即组织精干力量赶赴现场。

  经过警方周密侦查,案件告破,让人大吃一惊的是,盗贼不是别人,竟然是陈玲的90后闺蜜唐艳。“别人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,我一直不信,这次算长见识了!”陈玲气愤地对警方说。然而,让陈玲和警方跌破眼镜的事还在后面,据唐艳交代她盗窃的钱已挥霍一空,主要用于包装男友。

  1995出生的唐艳是宜宾县人,父亲在镇上一家民企打工,母亲务农。唐艳从小具有反叛性格,父母喊她往东,她偏往西,提醒她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,她觉得考大学没意思,不如早点出社会挣钱。后来,父母再也管不住她,由她去。

  唐艳高中毕业后,来到县城一家网吧打工。她在网吧的工作是负责收银,空闲时,就是上网打发时间。

  由于网吧是24小时营业,工作人员实行轮班制,唐艳和同一个班的女同事陈玲很快熟悉起来。当客人们上网冲浪时,她俩也头碰头地聊天,谈自己喜欢的歌星、食物和旅游景点,感觉有说不完的悄悄话。此后,陈玲经常带唐艳去她家作客,两人逐渐成为闺蜜。

  但是,从2015年元月起,唐艳整天闷闷不乐,显得心事重重。陈玲问她,她摇摇头,不愿多说。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  事情得从2010年说起。这年9月,年仅15岁的唐艳认识了22岁的陈志彬。陈志彬没有正当职业,但长得一表人才,嘴巴能说会道,对唐艳更是关怀备至。

  在陈志彬的穷追猛打下,唐艳陷入热恋,并于2011年起背着父母在外面与陈租房同居。唐艳发现,陈志彬虽然没有工作,但花钱大方,对她也舍得投入,唐艳很享受这样的“爱情”,因怕惹恼男友就没有多问。

  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,唐艳发现陈志彬不知从哪儿弄回来一把黑色五四式手枪,当时吓了一跳,但仍然没有多问。

  2012年夏季,两人在宜宾县某幼儿园附近重新租了一套房子居住。此后,陈志彬和他的朋友们从外面带回很多火炮,他们一起拆开玩并试着开枪。唐艳为此整天提心吊胆。

  2013年四五月份,陈志彬经常拿着刀枪出去打架,结下不少仇家,因害怕仇家找上门来报复,向唐艳提出换地方租住,唐艳求之不得。于是,两人很快搬到了新租住地。

  到了新租房,陈志彬又开始忙碌起来,每天一到晚上就拿出纸笔写写画画,那些图案怪怪的,唐艳看不懂。有一天,陈志彬抱了几根截断的钢管回到租屋,折腾一番后又开始锯木头,边锯边看书。

  “你……你这是干啥?”唐艳鼓足勇气问男友。“亲爱的,只要这东西制成了,我们就发大财了……”陈志彬的回答让唐艳大惊失色,原来男友是在非法制造。唐艳知道这是犯法的事,求陈志彬不要继续了,好好找一份工作,但陈志彬仍我行我素。

  唐艳意识到如果再与男友交往下去,会很危险,痛定思痛,决定分手,于是向陈志彬提出了分手,并很快搬离了出租屋。为了忘掉这段伤痛,她很快和一位姓彭的男子谈起了恋爱。

  岂料,新来的幸福没维持几天,陈志彬就怒气冲冲地持刀找上门来,将彭某捅伤。为此,陈志彬受到了公安机关的处罚。唐艳对双方都觉得内疚,又放不下与陈志彬几年的感情,在陈志彬的信誓旦旦下,两人和好如初,再次同居。

  一晃到了2015年1月,唐艳发现自己意外怀孕,想到自己和男友都没有什么存款,根本没有条件抚养孩子,唐艳咬咬牙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。

  “你们是公安局吗,我家里失窃了……”1月26日,宜宾县公安局接到一名女子焦急的报案电话,称自己家中丢失了现金、金银首饰及银行卡和重要物件。

  据陈玲介绍,她于当天早晨7点30分出门,下午4点钟回家,其间发现提包里的钥匙丢失,但当时并未在意。直到其母回家发现家中失窃,才引起她的重视。

  民警提醒陈玲仔细回忆一下钥匙最有可能丢失在什么地方。陈玲想了一下,眼睛瞪大,但随即垂下眼帘,喃喃自语道: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是她!”“是谁?”民警注意到了陈玲面部表情的变化,趁势追问。“唐艳”陈玲极不情愿地说出这个名字。

  根据陈玲提供的线索,警方随便展开侦查并传讯了唐艳。在警方掌握的大量事实面前,唐艳不得不交代了盗窃闺蜜的犯罪事实,但她交代盗来的钱已挥霍一空,且多数花在了男友的身上。唐艳的交代让所有人大跌眼镜。

  消息传开,唐艳的父母痛悔不已,开始反思自己在教育问题上的缺失。而更气愤的是唐艳的好友陈玲。“我对她那么好,没想到她是白眼狼,别人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,我一直不相信,这次总算长见识了。”陈玲气愤地对案侦民警说。

  目前,唐艳被宜宾县检察院以盗窃罪依法批准逮捕;陈志彬另案处理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,盗窃公私财物,数额较大的,或多次盗窃、入室盗窃、携带凶器盗窃、扒窃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因此,唐艳将面临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。

  据法官介绍,本案反映出两个问题值得重视,一是年轻人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爱情观,真正的爱情是建立在高尚的情操和美誉之上的,而花季少女唐艳为了爱情竟然盗窃好友的财物,这种爱情是建立在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基础上的,不仅被人唾骂,即使拥有也注定不会长久。二是闺蜜之间也要互相设防,要知道社会是个万花筒,形形色色的人无所不在。

  (文中隐去当事人真实姓名。转载本版稿件,须注明转自《宜宾日报·政法周刊》,违者必究。)

  几天来,唐艳愁眉苦脸的表情让闺蜜陈玲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关切地询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或者家里出了什么事?唐艳否认。

  陈玲知道唐艳谈了一个男朋友,也知道两人感情深厚。她猜测两人可能发生了小矛盾,年轻人谈恋爱闹别扭是正常的,因此没再多问。

  其实,唐艳的心中正盘算着一个罪恶的计划,但每当看到闺蜜关切的眼神和真诚的笑脸,她就愧疚不已,迟迟下不了手。

  原来,唐艳这次坠胎花掉了所有的储蓄,眼看租房要到期了,水电气也需要缴费,她倍感压力,思前想后,竟然萌发了盗窃闺蜜的罪恶念头。之所以要向闺蜜下毒手,一是因为闺蜜的家她去过多次,知道对方有一定的经济基础;二是盗窃闺蜜容易得手,对方也不容易怀疑到自己头上,万一失手,闺蜜也可能会念及姐妹情深放她一马。

  案发前一晚,陈志彬在女友面前抱怨他在柏溪开的“打鱼机”被派出所敲警钟,没法再营业了,贷款也要到期了,手上紧张得很。听男友这么一说,唐艳为二人的未来深感恐慌,担心再度失去爱情的她最终决定下手。

  2015年1月26日,唐艳看到陈玲坐在收银台神情沮丧,问她怎么了。陈玲回答自己的身份证不见了,唐某主动提出和她一起找。

  几分钟后,陈玲起身上厕所,让唐艳帮她守一下收银台。陈玲走后,唐艳迅速拉开收银台的抽屉把陈玲放在里面的提包打开,将陈玲的钥匙偷走。此时,陈玲上厕所还没有回来,唐艳悄悄离开。

  之前,唐艳从陈玲那儿得知她父母当天不在家,陈玲在网吧一时半会也回不来。因此,她离开网吧就直奔陈家,用偷来的钥匙打开房门,径直进了陈母的房间,一番翻箱倒柜,找到了一叠现金,有100元、20元、10元,甚至1元。唐艳来不及清点,将钱全部放入包中。随后,又在一个衣柜里找到了一个首饰盒及一些物件,也全部放进了提包。紧接着,她进了闺蜜的卧室,翻出一个首饰盒放入提包就仓皇逃窜。

  唐艳回到租房,见男友还在睡觉,没叫醒他,趁机将偷来的“战果”检查了一遍,发现里面有银行存折、银行卡和户口簿,两个首饰盒里分别装有带佛像的玉坠金项链、金戒指、银戒指、绿色玉镯。再清点现金,共计2940元。

  随后,唐艳和陈志彬一起上街,又用偷来的钱给陈买了一条300元的裤子,一双590的“奥康”皮鞋,一件100元的内衣,给陈志彬的“打鱼机”上了两次分,花去500元……算下来,唐艳总共为男友花去2690元,而她只给自己买了一双200元鞋子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